您当前位置:www.7830.com > www.7830.com > www.7830.com

《西方时期全球时势解读》[持续]_外洋察看_论坛

2019-12-30   点击:
2007年8月24日—星期五
  
    前中情局官员:美可能半年内攻打伊朗
    【华盛顿消息】据米国媒体23日报导,米国中心谍报局(CIA)一位前官员日前表现:米国可能在6个月内对伊朗实行军事袭击。
    罗伯特·贝尔曾是中情局负责中东问题的官员。他21日在接受米国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他在政府内部作了一次“非正式”调查,“我感觉,我们将袭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
    贝尔说,布什政府认为,“伊朗正在干预伊拉克等海湾地域事件”,但布什政府其实不盘算发动一场“严厉意义上的战争”。
    “我们不会看到米国军队超越(伊朗)界限。”贝尔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那就会突然发生,让许多人木鸡之呆。”
    布什政府一直否定将对伊朗采用军事行动,但也不肯消除武力解决。米国智库“提高核心”先前针对108名米国政治和军事专家的调查显著,89%的受访者认为米国不会“先声夺人”攻击伊朗,但有65%的受访者信任,布什将在职期内受权袭击伊朗。
    
    【时事点评】请各人注意这一段文字,本文是:罗伯特·贝尔曾是中情局背责中东问题的官员。他在接受米国祸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他在政府外部作了一次“非正式”考察,“我感觉,我们将进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
    ●我们曾经给出过这么两个判断
    人人兴许借记得,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华盛顿“放风”要将伊朗反动卫行列为可怕构造,并同时决议向以色列供给300亿美圆的军事设备,和米国“赞成塔利班参减阿富汗的跟仄进程”这三则消息,我们已经给出过这么几个断定:
    其一,我们认为,这两则消息“有如战争警报”;
    事隔很多天,这位米国中情局“前”负责中东问题高官扔出的这份“非正式”调查成果、在相称程度上已经证明了这一判定。
    ●“两则消息”意味着华盛顿决心“持续”其“原本的中东战略”
    其二,就实质而言,我们认为,这“两则消息”意味着华盛顿决心“继续”其“原有的中东战略”,最少直到目前为止是这样的。
    何谓“米国原有的中东战略”?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多有阐述,在此不再反复。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值得强调的是,在比来一年的时间里,尽管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的“布什团队”遭受了空前打击,尽管布什曾经依附的一大帮左膀左臂(拉姆斯菲尔德、专尔顿、沃尔福威茨、特别是刚宣布9月份也要走人的罗妇等等)已经被各种原因“赶出了”白宫,但是,他们及他们一路参加制定的那份“米国既定中东战略”的鬼魂,仍然飘扬在白宫的每个角落、且初终不愿分开中东的上空。
    显然,在这个问题上,最具代表性的事情,莫过于拉姆斯菲尔德在“走人”之前,也要夺着写完、放在办公桌上,留给其继任者浏览的那份“备忘录”了。
    其三,针对米国“批准塔利班加入阿富汗的战争过程”的新闻,我们以为,这既解释“大国”在阿富汗的策略产生了严重变更,也阐明米国在阿富汗的处境绝后艰苦,而为了既定的中东战略,华衰顿依然在尽力地争夺时间,此次是在拿费尽含辛茹苦才获得的阿富汗做价值、为的是为中东题目争与时间。我们的评估是,大概半年!
    ●再道“拉氏备忘录”
    一直在阅读《东方时期全球时事解读》的读者应该知道,对那份所谓的“拉姆斯菲尔德备忘录”,我们可谓是常常拿起,也一刻未曾忘却。
    事实上,对那份“拉姆斯菲尔德备忘录”,很多人都有曲解,一种典范的观念是,拉氏在走人之际,不只以书面情势“否认了”伊拉克政策的掉败,并强调了“从伊拉克部门撤军”的必要。
    但是,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种误会源于人们广泛存眷到了拉姆斯菲尔德的“重点推荐栏目”,也就是所谓的“上策”,却普遍疏忽了这么一点,既:拉氏在备忘录中还弄了个“最低纲领”,也就是所谓的“下策”。
    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我们无妨再来全面回想那份“拉氏备忘录”的主要内容。
    拉氏的“重点推荐项目”,个中包括:
    1,撤行恰当规模的部队,以迫使伊拉克人意想到他们必需尽心尽力,必须为本人的国度承当义务;
    详细方案是:大幅度增长米国的培训人员,把米国武士安拉到伊拉克军队中,同时在美军的每个班安插一名以上的伊拉克军人,若有可能,在盟军部队的每个班也安插伊拉克武士;鼎力征召美军的服役甲士、准备役部队和国民保镳队的职员,将他们部署在伊拉克政府的各个部;
    2,把安排在巴格达和其余都会中“懦弱地位”的美军兵士调剂到伊拉克境内更保险的地区,或部署到邻国科威特;
    3,到来岁(2007年)7月,把伊境内的美军基地从目前的55个增添到5个;
    详细计划是:在2007年4月前将基地削减至10到15个,到2007年7月,增加至5个(今朝美军基地已从原来的110个削减至55个);
    4,对各个伊拉克省份履行“奖奖明显”。对于没有与米国优越配合、境内局势骚乱的省份,米国应中断重修本钱援助;对于“行动杰出”的省分,米国应实施“嘉奖”;
    具体方案是:米国只向那些公开要求米国援助并踊跃合营美军的伊拉克省份和城市提供安全部队;结束向“表现蹩脚”的伊拉克地区提供重建资金,只有“表现不错”的地区才干失掉重建资金;
    5,向重要官僚和教派引导人提供资金(和萨达姆一样),让他们辅助米国渡过这段艰苦时期。
    ●“拉姆斯菲尔德备忘录”所列举的“下策”
    现实上,为人们“所不罕见”的是,在“重点推荐名目”后,拉氏还如许写讲:“(应该)从新制订美军的义务和米国的目的——寻求最低目发”,个中包括:
    1,按部就班,将足够的美军部署在巴格达,向伊拉克大幅增派美军,明确撤军时间表;
    2,在伊拉克强力履行联邦制,将该国分红三部分———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步调一致的地区。
    3,建议布什政府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要讲明这些决定只是“实验性”的,“这样我们就能随时在必要的时候对策略进行调整,而不必承担失败的责任”。
    ●拉姆斯菲我德“政治遗嘱”的“点睛”之行
    在尾席评论员看来,拉姆斯菲尔德备忘录的核心要义“偏偏”在于“最低纲领”局部,并且核心中的核心在于“下策”的第三条,既:(他)倡议布什当局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要标明这些决定只是“实验性”的,“如许我们就可以随时在需要的时候对差别进止调整,而不用启担失利的责任”。
    好一个“不管做出什么决定,都要注解这些决定只是‘试验性’的”,在我们看来,这充足凸现了这么一点,地那就是:这位“曾极端自负、甚至自信到“有甚么说什么”的刁悍守旧分子、本来还有着一副“远乎恶棍”的面貌。
    显然,拉姆斯菲尔德在被迫走人之际,已经为“他之后”的中东局势埋下了伏笔,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特别是那句“这样我们就能随时在必要的时候对策略进行调整,而不必承担失败的责任”,这才是拉姆斯菲尔德这份“政治遗言”的“点睛”之言:中国有句古话,说的是“鸟之将死,其叫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擅!”,然而,这位老兄给我们的印象恰恰相反,在其政治性命行将闭幕的那一天,他不仅仍然在为“已经掉败的”伊拉克战争、米国中东政策而殚智竭力,竟然还在拿一份所谓的“最低纲领”向“方方面面”收回了恐吓,这时候的拉氏,完满是一种“我逝世之后哪管大水滔天”的心态。
    ●布什对拉氏备忘录的“弃”与“取”
    有意义的是,在这份备忘录被“实时披露”之后,布什就屡次“高调”地表示:自己将“聆听”所有建议,但“不会不加去世地”全盘接受。
    事实证明,布什这次却是谈话算话:尽管拉姆斯菲尔德以“须为伊拉克战争无法取输赢责”为由,被米国内部势力扫出了五角大楼的大门,但是,作为一份“对伊拉克、甚至中东、中亚政策的深思”,“拉姆斯菲尔德备忘录”不仅为布什所当真“倾听”,而且还有所“施展”。
    显然,早就有言在先、声称“不会不加弃取”通盘接受任何提议的布什,却是有取有舍,只是根本“舍”去了“重点推荐栏目”,也就是所谓的“上策”,而“全盘接受”了“最低纲领”、也就是所谓的“下策”。
    ●华盛顿妄图按图索骥,按照“拉氏备忘录”“试验出”“某种高效药方”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布什舍弃“上策”取舍“下策”的事实说明,“我死之后哪管洪火滔天”的心态,又未尝不是动辄“要求他人成为负责任利益攸关者”的米国保守权势、布什决议团队,在面对伊拉克政策、中东、中亚政策失败,全局堕入主动,但却又不愿接受事实,并准备以“做实验、不负责”的态度,企图“试验出”“某种高效药方”,一夜间就实现“战略翻盘”的“真实心态”?
    也正因如斯,在我们听到布什面貌米国国会、甚至英国布朗政府的强盛压力,要求其从伊拉克撤军的伟大压力,仍然在那边高叫“只要我在位一天就绝不从伊拉克撤军”,并发誓“绝不再犯越战过错”的时候,也就丝绝不认为奇异了。
    ●“最低纲领”被其“继任者”以“另一种手段”忠诚地执行着
    真实的情况就是:半年多以来,这份备忘录的核心内容、也就是我们称之为“下策”、被拉姆斯菲尔德“明肯定性”为“最低纲领”部分,始终在由“中情局出生的继任者”以“另一种手段”忠实地执行着,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主要表示在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以进一步冲击伊拉克反美武装、稳固伊拉克局势为由,向伊拉克(现实上是向中东)大范围删兵的打算已经濒临完成。
    但是,东方军事评论员就认为,值得警惕的是,这类增兵是齐圆面的、多军种的、破款式的增兵,就规模而言,米国的增兵规划应当包括陆、海、空三个层面。有需要指出的是,在计算米国增兵规模的时辰,除需计算米国增添的几万陆军除外,还答应盘算米国向波斯湾、地中海、闭岛等地轮番调遣的航空母舰,再就是,有确实的消息证实,米国的战略轰炸机也已“增兵”到了伊拉克。
    非常明白,如果仅仅是为了凑合“以路边炸弹、偷袭步枪为主要武器的”伊拉克反美武装,这一类的轰炸机是犯不着飞往伊拉克的。
    ●“拉氏备忘录”最核心的式样,真堪称是“只能领悟、弗成言传”
    因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拉氏备忘录”最核心的内容,真可谓是“只可领悟、不可言传”,一切都在不言中。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试图演绎出几条来,并形成文字,以供人人参考:
    起首,咱们的感到便是:拉老老师在“拉氏备记录”里堆砌了那么多笔墨,摆弄了那末多名伺候,又是“重面推举栏目”、又是“最低纲要”的,另有意有意天将“下策”取“下策”倒置次序,不过就是念通报那么一层疑息,既:没有要将米国逼进角降里,不然,米国就要用所有手腕,将伊拉克、甚至全部中东、乃至“大中东”(包含中东、中亚、北亚)挨制成一个“宏大的实验基地”;
    ●临走之前,拉氏脑筋中显然在计算着这样一种局势
    其次,透过拉氏备忘录,我们还感觉到,拉氏头脑中显然在盘算着这样一种局面,既:通过向伊拉克、甚至是伊拉克周边增兵、增派兵器装备的方式,将“驻伊美军”缓缓加强至一部足以发动一场“烈度战争”的“战争机器”,准备在上述“试验基地”做“各类试验”的“战争机器”。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有一点仿佛无比主要,那就是,通过“不断增兵”的整个进程,一直去衬着“最低纲领”的恐怖后果。如果有强雄师力的“中俄”在整个过程当中对这部“战争机器”一直持“超然立场”的话,那么,华盛顿至多得想措施让“只具硬实力的”欧盟感觉缓和;如果连欧盟凭仗伊核问题,也感到出有什么的话,那么,“最低纲领”的“最低底线”就是必须想方法让伊拉克周边的国家、特别是伊朗、叙利亚、土耳其感觉“松张”。
    ●拉氏备忘录“非常看重”制造一种“切近真实的战争气氛”
    再次,根据“拉氏备忘录”,华盛顿接上去须要做的就是向驻伊拉克美军这部“战争机械”全面装备“可能用到的”任何“试验东西”。我们的感觉是,拉氏备忘录“十分器重”制作一种“切近实实的战争氛围”,好让“方方面面”、特别是伊拉克周边国家确信:一旦米国准备妥善,为了获得伊拉克战争的成功,那部“战争机械”就将随时去做“一切可能的试验”。
    ●一条地隧道道的“霸王逻辑”!
    最后,让我们不得不“信服”的是,“无劣”的拉姆斯菲尔德先生,在临走之前,在备忘录中早就为他的老板、及自己的继任者留下了一条“锦禳奇策”,既“米国政府有必要“如此”警告方方面面:因为是“试验”,且米国将随时根据“试验效果”进行政策调整,因此,米国政府既不必、也不可能为试验的失败负责、也不会为由此产生的后果负责”,这真可谓是一条地地道道的“霸王逻辑”!
    ●布什及他的团队准备来做的事件就只有一个了
    显然,在有了这份“实时表露”的备忘录之后,在布什事实上抉择了“最低纲领”之后,特别是随着“第一步”的基础到位,全球、也包括米国社会,天然也就“如布什政府所冀望的”知道了这么一点,那就是:在布什扯着嗓子高叫“只有我在位一天,就绝不从伊拉克撤军”的当面,在布什起誓“米国相对不克不及重蹈越战撤军之覆辙”的背地,布什及他的团队准备去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指引着上述“战争机器”,在上述“试验基地”里,在一系列“当时申明”“不必担任任的试验”中、去“试验出”一个“殊效的药方”来。
    至于这个“特效药方”对米国利益也罢,对世界利益也好,是“三分药七分毒”也好,是“七分毒三分药”也罢,更或是一份“纯洁的毒药”,声称“必定要博得伊拉克战争”、从而“绝不重蹈越南战争覆辙”的布什,好像已经瞅不得了,一句话,只要能改变局势就行,只要能为布什“最后赢得伊拉克战争”就行,
    值得警戒的是,贪图这些,在盖茨的脚上正在抓紧实现。
    上面,我们主要探讨了“拉氏备忘录”“下策”的第一条与第三条。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中间的第二条。
    第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谓第发布条,在拉姆斯菲尔德的字典里,完整被假想成一个“旁边舞台”,其意思在于:在逐步完成“第一条”、并公开昭示“第三条”的基础上,通过这个舞台“威胁”放开、或者全面展开“试验进程”。
    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我们再来阅读一则“使人惊疑”的消息。
    
    报告称驻伊美军可能会遭大规模突袭
    【伦敦消息】据英国《卫报》23日报道,米国中央情报局和其它15个米国情报机构在一份国家情报评估公布了它们对伊拉克局势的最新评估,它们担忧驻伊美军在未来几个星期受到伊拉克武装分子的突袭,袭击的规模可能与越战时期的“春节”攻势相称。
    一名米国防务官员正在讲演颁布之前向记者们先容情形时称,驻伊美军已做好了应答“迷您秋节守势”的筹备。他猜想,伊拉克武拆份子动员突袭的时光将选在能形成最年夜政事硬套的机会,以构成对付布什总统的最年夜政治压力。驻伊好军最下批示卒戴维-彼得雷黑斯将于下个月背国会呈文伊推克局面停顿的评价报告。
    国家情报评估称,一直将主要活动重点放在“有目共睹”袭击活动的伊拉克基地组织仍存在进一步发动重大袭击行为的能力。这与五角大楼有关驻伊美军给伊拉克基地组织造成重大伤亡的例行消息公报形成了对照。
    这一名为《伊拉克稳定远景》的10页报告是1月份以来相关伊拉克局势的首份报告,布什至今年1月份宣告了他向伊拉克增兵的战略,他其时决定向伊拉克增派3万名美军兵士。报告称,增兵没有取得明显的后果。报告称:“伊拉克的安全形势自1月份以来涌现了稍微恶化,但这种好转的局面并不平衡。我们的评估认为,如果联军继绝开展强无力的反暴动交战举动并向伊拉克平安部队提供指点和声援,伊拉克的安全形势在将来6至12个月内将继承呈现沉微好转,但武装分子运动和宗派暴力的程度仍会很高,伊拉克政府仍需要进行艰难的努力以实现国家档次的政治息争和进步在朝能力。”报告还称,伊拉克军警的能力已能失掉充足的改良,它们还不具有自力作战的才能。一些伊拉克安全体队已能够履行一些任务,别的的军队则仍在尽力到达这一程度。
    白宫称,这一报告证明增兵战略取得了效果。米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谈话人约翰德罗称:“评估表白我们的战略已使伊拉克的安全情况获得了改善,但我们在未来仍面对非常艰巨的挑衅。”
    在谍报评估报告公布数小时后,米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共和党魁席成员沃纳当天早晨呐喊总统布什在本年圣诞节前从伊拉克撤回部分军队,并鄙人个月宣布这一决定。但他同时表示否决民主党议员提出的要求政府限日撤军的法案。他说,撤军时间表应由总统而不是由国会设立。民主党议员可能将再次通过要供断定撤军时间表的议案,到今朝为行只稀有名共和党议员参加了这一努力当中。
    
    【时势点评】在西方批评员看去,经由过程这份由米国中情局“牵头”造成了“局势评估”,华盛顿明显在向各个方面忠告:伊拉克情势在“日趋危慢”!
    我们也注意到,这份报告有三个看点:
    第一,为了衬着情况的危急,华盛顿居然将“可能的攻击”与越战时代的“春节”攻势相提并论;
    ●尽非偶合的是,“多少个礼拜以后”是驻伊美军最高批示官向米国会报告伊局势进展报告的日子
    第二,“形势评估”认为:“可能的袭击”可能发生在几个星期以内。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绝非巧合的是,“几个星期之后”,也就是下个月,恰是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向米国国会报告伊拉克局势进展评估报告的日子。
    第三,我们认为,“形势评估”如果可托,那么,也就同等于侧证了“伊拉克基地组织仍具备进一步发动重大袭击行动的能力”。不外,令人迷惑的是,这显然与“五角大楼有关驻伊美军给伊拉克基地组织造成重大伤亡的例行新闻公报”形成了“强盛比较”。
    在这里,请大师留神我们的用词,我们说的是“伊拉克基地组织”,而不是“伊拉克反美武装”,之以是做此夸大,是由于在我们看来,在相似的报告中,华盛顿什么时候将恐惧组织--“基地组织”换成了“布景更具想像力”的“反美武装”,也就象征着“试验”的所有准备工作好未几停当了。
    ●40年前的那场战争,还真能为古天的全球格式提供点“参考材料”
    值得注意的是,不但米国中情局的这份“形势报告”提到了“越战春节攻势”,布什前生对此也是“突生兴致”,在我们看来,发生在40年前的那场战役,还真能为今天的伊拉克战争、中东局势、甚至全球格局提供点“参考资料”。
    我们认为,1968年1月30日(阴历大年节)黑夜开端的“那段近况”,有这么几点值得参考:
    第一,是“大国角力的配景”值得参考。在我们的影象里,早在越战“春节”攻势之前一年多的时间,针对寰球风波,曾与米国执政陈战争中间接较劲过的中国,就明白指出:美帝国主义力求从发动一场天下战争中觅找前途,并明确点破了“奋斗的核心就在越南”,且宣称“我们已经作好了一切预备”,“信心不吝作出最大的平易近族就义,坚定支撑兄弟的越南国民把抗美救国的战争禁止究竟”。
    显然,明天的“美帝国主义”也是在“力图从发动一场战争中寻找出路”,但“斗争的核心”就在中东、在中亚、甚至在南亚,此中,如果我们评估得不错的话,最为紧急的处所是靠近土耳其、“不太轻易”打成一场大规模署理人战争的叙利亚,而不是华盛顿动辄威胁要军事攻击,却因凑近巴基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从而“很容易”打成一场大规模代办人战争的伊朗。
    第二,是“增兵的规模与情节”值得参考。就在全世界都知道“美帝国主义力图从发动一场世界战争中寻找出路”之后,仅仅一年的时间,华盛顿决策者就将驻越美军总军力扩展到了50万,超出了朝鲜战争时代的32万,仅次于二战。
    显然,自拉氏走人并“出书”了拉氏备忘录以来,已经从前了半年多的时间,如果那位米国前中情局官员所说的“米国可能在6个月内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的“时间”成为事实的话,如果我们评估的“米国决策层认为还需要大约半年的时间”不错的话,那么,今天的“美帝国主义”完成向中东增兵的时间,也大约为一年。
    ●“战役的规模与惨烈程度”值得阿盟、欧盟、特别是伊拉克周边国家参考
    第三,是“战役的规模与惨烈程度”值得参考。到了1968年1月30日,北越成功发动了规模空前的春节攻势,越南共产党南边游击队在西贡、顺化以及南越主要城镇和在北方的美军主要军事基地发动突袭。此次大规模攻势的规模遍布南边各地,从湄公河三角洲的各乡市到西贡,北边则一中转到高原地带。越日清晨,西贡、顺化等主要乡村内的许多重腹地点被越共游击队占据。
    事实上,春节攻势的规模和惨烈程量令米国人大为震动:多数的军事举措措施和政府建造被破坏;战役最剧烈的旧京逆化简直全誉;美军溪山基地被包围76天,因为破坏太严峻,得救后不能不废弃应用。
    不易看出,让人回忆“越战春节攻势”的战况之惨烈、波及范围之广,生怕就是布什突然将越战争与伊拉克战争相提并论的意图之一,其目的在于让伊拉克周边的伊斯兰国家,让寄盼望在中东和平进程中与米国分享“中东和说书语权”的欧盟,对米国“可能的试验项目”所产生的严重后果有些“理性意识”。
    ●“春节攻势”的战役后果值得米国政党参考
    第四,是“战斗的成果”值得参考。我们晓得,实在的历史就是,惨烈的战况同时还激发了米国海内反战的海潮。昔时8月,米国芝加哥的请愿者和警员收死大规模抵触,并造成了流血事宜。
    显然,“这段历史”生怕是布什政府特地提供给“出于大选目的”(我们敢确定,如果米国民主党当初就下台,一样会谢绝造定撤军时间表),强迫布什立刻制定撤军时间表的米国国会、米国民主党以供参考的“参考资料”,也是布什团队提供应米国共和党、恫吓共和党“不得反叛”的“参考资料”,是布什团队要求米国国会继续收持其“伊拉克新政”的“参考资料”
    ●“越战停止方法”、以及“这种方式为米国带来的重大效果”值得米国统辖阶层参考
    第五,是“越南战争结束的方式”、以及“这种方式为米国带来的严重后果”值得米国统治阶级参考。
    我们知道,越南战争以米国“不研究”撤军的方式结束,而随着越南战争的结束,“美苏”在全球争霸中的位置也完全换了个个:就是从当时开始,苏联开始操纵全球战略防御地位,米国则开始战略被动防御,这种状态一直到79年前后的伊朗革命、阿富汗战争爆发才开始渐渐转变。
    显然,今天的布什,之所以乐意将越南战争与伊拉克战争相提并论,并强调“越南撤军的严峻后果”,其意图恰好在于警告米国统治阶级要“以史为鉴”:伊拉克立刻撤军的宽重后果,就是米国霸权的失守,一如美军昔时自越南撤军、立刻就交出全球战略自动权个别。
    ●通过这场战争,只通过“有限军事物资援助”、中国就实现了“最大的国家利益”
    第六,对中国而言,与嘲笑鲜战争比拟,作为越南战争越方的曲接援助者,惨烈的越南战争并不让我们作出了什么“最大的平易近族牺牲”,当心是,通过这场战争,只通过“无限军事物质支援”、中国也真现了“最大的国家好处”。显然,对“中欧俄”、甚至米国而言,这都是值得参考的。
    当然了,如果站在华盛顿的角度,“第六份参考资料”的“提供”,固然不太光荣,但也并不是毫无是处。客不雅上讲,对米国统治阶级而言,尽管有政党流派之争,但都是在为一个老板(米国利益散团)干事,因此,从越南战争中教到点儿避免“中欧俄”通过打代理人战争、终极渔翁得利的教训教训,也长短常必要的。至于布什将那段历史,那点女“经验经验”全部说明成“撤军的后果”,那就是别的一趟事了。
    ●我们很容易产生这样一种印象
    经过下面的六个“值得参考”,我们也就不丢脸出,布什及其团队突然摈弃苦守了数年之暂的“伊拉克战斗与越南战役弗成相提论”,忽然捞出“春节攻势”,并掉臂脸面地颠覆“基地已被美军大捷”的“光辉战报”,将伊拉克基地组织的力气“一夜间”就拔高到足以打一场“春节攻势”的层里,其中心用意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布什所叫嚷的“绝不撤兵”寻觅依据,为布什誓词的“毫不重蹈越战复辙”寻觅根据。
    尽管布什团队的上述举措,本度都可以解释为“谦地里为‘不撤军’刨挖根据”,但是,当我们看到布什在那边孤单地嚎叫“只要我在位一天,就绝不从伊拉克撤军”的时候,当我们看到布什突然改变“坚决不将越战与伊战挂钩”的态度,公开拿越战为伊战“说事儿”的时候,特别是,当我们看到米国中情局掉臂五角大楼的脸面,将五角大楼“出书”的一系列战报踩在足下,“惊讶地”将伊拉克基地组织“打造成”一只壮大武装的时候,我们很容易产生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看来布什及其团队“决意”不吝一切价格,也要“脆决贯彻”拉姆斯菲尔德备忘录了。
    ●假如华盛顿的一系列举措让我们发生、并确认了“这一英俊”、“拉氏备忘录”的开端目标就曾经完成了
    事实上,首席评论员就明确指出,如果华盛顿的一系列动作让我们产生了“这一印象”、并最末确认“这一印象”的话,那么,在某种程度上,“拉氏备忘录”的初步目的-让全世界、包括米国社会,都确认这么一点:布什及他的团队准备去做的事情就是一个,就是指看着上述“战争机器”,在上述“试验基地”里,在一系列“事先声明”“不必负责任的试验”中、去“试验出”一个“特效的药方”来,无论会用到什么方式,也不论会造成什么后果。
    ●值得小心的是,在伊拉克,只要周全的内战才有“春节攻势”般的损坏力
    值得警惕的是,伊拉克基地组织是不成能有“发动春节攻势”气力的,就是“迷你春节攻势”也不行能。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哪一天伊拉克果然发生了一场规模、惨烈水平、涉及范畴,对米国国内务治的影响,对大国气力的影响,对周边国家的打击,都可与“越南战争春节攻势”等量齐观的“春节攻势”的话,那么,最大的可能是伊拉克暴发了周全内战。情理很简略,在伊拉克,只有片面的内战才有“春节攻势”般的破坏力。
    显然,在拉姆斯菲尔德于8个月前发布告退,就立刻在备忘录里将“伊拉克一分为三”的“最低纲领”“黑纸乌字”地写出来之后;在米国前驻结合国大使于半年前自愿告退,也立即在公共场所,公然声称“将伊拉克一分为三是个好主张”之后;在今天布什公开点名批驳伊拉克总理,美公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也公开请求伊拉克议会“撤换马利基”之后,在包括重要逊僧派组织在内的政治团体加入了伊拉克联开当局之后,特殊是,在伊拉克总理马利基“高调”拜访伊朗、叙利亚以“寻找新友人”(实践上是为华盛顿当道宾)之后,如果“中俄”仍不在乎米国的“中东大乱威逼”,特别是,如果欧盟、阿盟、伊朗、叙利亚仍旧果各种起因“仍旧无奈接收”华盛顿的“中东大乱要挟”的话,那么,是“春节攻势”惹起一个“伊拉克一分为三”、或许是“伊拉克的一分为三”引发一场“春节攻势”,在“试验”准备工作尚结果成、却靠近完成的情况下,皆极可能成为华盛顿在“拉氏备忘录”实践领导下的下一个热炒的话题。而跟着布什上台日子的邻近,“试验”准备任务的进一步进展,伊朗、特别是叙利亚在“伊拉克基地组织”“谋划”“春节攻势”中的脚色问题,则很多是华盛顿又一个准备热炒的话题。
    ●只管华盛顿仍然在按“拉氏备忘录”循序渐进,然而问题在于......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尽管华盛顿仍然在按“拉氏备忘录”按部就班,但是问题在于,有硬实力的“中俄”,通过“和平任务-2007”的胜利举办,以及上合布告少22日在北京公开声称“察看员国加进上合组织问题上并没有政治及立法阻碍”,事实上已经将话说得异常清楚了,那就是:可能“大乱”再“大治”的地方,近比华盛顿所设想的要多,不只是中东偏向,也不仅是伊拉克、或者叙利亚。
    隐然,在华盛顿打算通过“大乱”再“大治”,经由过程臣服道利亚,将“一分为三的”伊拉克分而治之、并与以色列、黎巴老、巴勒斯坦联成一片,在此基本上,再往伶仃、并军事威慑伊朗的同时,也“有人”在打算着若何通过“大治”再“大治”、通过提早处理阿富汗问题,将巴基斯坦、阿富汗、中亚各国也联成一派,再支持、并激励伊朗。
    固然了,如果有人想将目标直接锁定在伊朗身上,那么,那势必是另外一种弄法,在这个问题上,对某些人而言,越南战争更是极具参考驾驶,并且绝对是一份甜蜜的参考资料。
  
上一篇:《部队保险治理规矩》宣布 来岁1月1日起实施
下一篇:没有了